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挑灯夜读网 > 历史 > 兴风之花雨 > 第四百七十九章 四灵少主就是很了不起

兴风之花雨 第四百七十九章 四灵少主就是很了不起

作者:萧风落木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6-30 15:09:55 来源:笔趣阁3

风沙攥紧信笺,心内怒火中烧,眸光剧烈的幽闪一阵,声音寒如凛冬。

“绘声,传令云本真,叫她立刻拿下周嘉敏。”

绘声从未见主人发过这么大的火,骇得直打哆嗦,急急忙忙往外跑去,半途腿软绊到门槛,竟是一下子扑倒,又赶紧爬起来继续跑。

英夕忍不住问道:“风少,出什么事了?”

风沙倏然转眸:“我下一道钳口令,今晚你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你现在是玄音的奴婢,当然可以不奉我令,但我也可以干掉你。”

英夕颤抖起来,伏身道:“婢子知道,婢子闭嘴。”

风沙叫她召流火和授衣进来,向流火附耳道:“立刻去找初云,要她给我带个口信,我要面见周宪,越快越好。”

流火领命而去。

风沙抬首望窗外新月,幽芒作闪的冷眸渐渐平复下来。

不久之后,流火回禀道:“口信已经传给初云,她说一是需得进宫,二是太子殿下这时应该陪在太子妃身边寸步不离。相见很难。她仅能试试。”

“周宪给我信,就有让我见她的意思,一定会安排妥当,只是她无法确定我敢不敢去见她。”

深夜入宫出宫显然很不容易,直近凌晨十分,换上一身黑斗篷的初云终于匆匆赶来,行礼道:“太子妃请风少随妾身独自进宫。”

风沙嗯了一声,转向英夕道:“公主过来叫起,说我有事出去了,可以提初云姑娘,旁的一个字都不许漏。”

英夕使劲点头。

风沙随初云出侧门,门外停了一辆黑布笼罩的小马车,有门帘无车窗。

看着就像个小号的立式棺材。

初云往风沙手里塞了一块令牌,叮嘱道:“遭遇查问,就亮令牌报侍卫司姓冯。车里有罩袍,上车套上,不要露脸。”

风沙嗯了一声,握着令牌钻入车内。

初云拉上罩帽和脸纱,斜坐车架,持鞭赶马。

这辆马车很小很轻便,车厢内坐一人都略嫌挤,不过速度挺快,也不颠簸。

过了大约小半个时辰,马车顿停,路遇查问。

风沙掀帘伸出令牌,粗声粗气的报名姓冯,趁机往外打量一下。

眼前是一条幽深且长的石砖路,路狭墙高。

尽管尚未天明,这条路也太阴森了些,仅一眼看不见尽头的幽暗路径,便令人不禁打寒颤。

这里绝不可能是皇宫的正门。

放下车帘后继续前行,大约又过了时长不一的四道查验,天色越来越亮。

掀开车帘之后能够看到的环境反而越来越少。

因为墙越来越高,路越来越窄,严重制约了视野,加上两侧壁色老旧似干涸的血,以目视之很不舒服,哪怕往墙面多扫几眼都忍不住想要垂目。

之后再也无查验,待马车停住之时,整个车厢凌空抬高,轿子一样晃悠起来。

风沙掀开车帘一角,侧前方有一个宦官装束的家伙抬着车厢两侧往前伸出的两条长杆子。

显然身后也有一名抬轿的宦官。

这两根杆子不知何时插上的,真就变成了一架轿舆了。

风沙放下垂帘,不再乱瞧。

他可不想看到不该看的地方,占了自己老丈人的便宜。

晃晃悠悠的又过许久,突然荡秋千一样突然一上一下,似乎连过好个高门槛,最后轻而落地,落地无声。

从头到尾没人说话,风沙端坐不动,少许后几缕复杂好闻的香味透入帘内,似乎乃多重焚香与药香混杂而成。

显然这顶轿舆直接进到某个寝殿之内,并非停在殿外。

周宪虚弱的嗓音幽幽柔柔的传进来:“妾身卧病,男女有别,兼之避嫌,风少不会介意隔帘说话吧?”

嗓音细若游丝,偏还风韵腻人,仍旧很动听。

风沙叹气道:“当然不会。”

周宪缓缓道:“信,风少看到了,我就想问问,是你还是她?”

风沙沉默一阵,忽然笑了起来:“是我。”

帘外倏然冷寂,周宪似乎连呼吸都没了,过了会儿道:“风少杀我的幼子,还敢进宫来与我对质,真以为周娥皇不敢杀墨修吗?”

尽管中气微弱,愤恨之意还是钻进耳朵、钻过颅腔,刺得人发根都硬了。

风沙淡淡道:“你不敢。“

周宪冷笑起来:“我要把你跟一群猫关在一起,不给食也不给水。我可怜的宣儿是被猫害死的,我保证,你也会被猫害死。”

先是断续的冷笑,后是断续的哭泣,嗓音尖利偏又有气无力,听着绝对渗人。

风沙耸肩道:“随便。倒要看你能把我关多久。”

周宪似乎语塞,突然怒道:“四灵少主很了不起嘛?我说关你就关你,我说关死,就关死……”

一口气似乎断了,过了好一阵才喘上了,轻微却急促。

“四灵少主就是很了不起。过了中午我还没出宫,会有人开始找我。到了晚上,会有人跑来询问,过了半夜就是质问,明天这个时候……”

风沙嘿嘿一笑:“四灵就会开始不择手段,比如每隔一炷香杀掉贵国一位皇室,一直杀到我出去为止。最多明天下午,我就能出宫吃晚饭,你奈我何啊?”

周宪咬着牙道:“我,我现在就要杀了你。”

“反正我这个被废的少主活着也没意思,四灵巴不得我快点死又不敢自己杀。如果你肯代为出手,他们会兴高采烈的灭了你的九族和宗门,用来感激你杀我。”

周宪喘息起来,喘息很快很快变成哭泣,哭泣迅速变成痛哭,偏又气力不济,变成断续的抽泣:“我恨你,我恨你。”

“我这人有个喜好,就爱看人恨我恨的欲生欲死,偏又拿我无可奈何的样子。好了,我挺喜欢猫的,多找几只陪我玩玩,明天下午我再来跟你道别。”

周宪开始嘤嘤的哭泣,哭泣中充满着无力且无奈的愤恨。

她是个理智的女人,以前还颇为自得,今天则无比痛恨自己的理智。

她现在多么想彻底失去理智,哪怕就一瞬,偏偏做不到。

“你滚,你滚,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杀了你,为我可怜的宣儿报仇。”

风沙笑了笑:“那我静候佳音。”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